从SCO v IBM 案件论Linux 发展的法律问题
作者:陈际红    本站发布时间:2003-10-23 8:02:10

    2003年3月7日,SCO集团在美国联邦法院犹他州地方法院对IBM公司提起诉讼。此案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全球的信息技术领域,尤其在以Linux为旗帜产品的开放源码界引起轩然大波。此案件的法律裁判对Linux的发展模式及发展前景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甚至将会使得Linux 基于GNU GPL的许可模式寿终正寝。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和软件产业界对Linux在中国的发展给予了战略高度的考虑,希望籍Linux的发展使得中国拥有一套自主的操作系统软件。
    本案件要求我们对Linux的法律问题作更加深入和系统的思考。

一、引子: SCO v. IBM
    在SCO集团诉IBM的诉状中,SCO集团针对IBM提出了多项的诉由:违反软件许可协议;违反软件分许可协议;不正当竞争;非法获取商业秘密;阻碍合同履行等。SCO集团的主要诉由,也是与Linux 有关的诉由是IBM违反了软件许可协议,非法将AIX软件(即UNIX软件)的部分源代码贡献给Linux的开发者,用于Linux软件的开发,并利用了AIX软件的技术和方法帮助Linux 2.4.x 和Linux 2.5.x软件增强功能和提高性能,而且IBM有意向向开发源码界贡献全部的AIX源代码。SCO集团向IBM提出了高达三十亿美圆的赔偿金。
    Unix操作系统系AT&T 贝尔实验室开发和研制,通过一系列的购并,SCO集团承续了与Unix有关的包括版权在内的全部权利,继承了与Unix有关的许可协议的合同权利。IBM公司从AT&T获得了UNIX软件的使用许可,许可使用协议约定了IBM对UNIX系统的使用范围,但规定IBM不得向第三人转让UNIX的源代码,不得泄露包括技术和方法在内的UNIX的商业秘密。IBM以UNIX作为基础,经过一些完善工作,开发了AIX 操作系统。
    除了对IBM采取法律措施外,SCO集团也开始尝试性地针对全球的Linux系统的用户主张权利。在20003年5月,SCO集团向许多跨国公司发出了法律警告,要求它们警惕使用Linux系统的法律风险。SCO集团性并宣称会向Linux的用户发出帐单,要求它们支付软件使用许可费用。
    从1990年芬兰人Linus Torvalds 开始Linux 的开发至今,Linux系统已经在全球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尤其在服务器操作系统的应用上,Linux已经占据了优势的地位。Linux系统基于GNU GPL(General Public License)发布。GNU GPL由Stallman在1989年写成第一版,希望借以打破版权法律体系对软件的桎梏,保护公众对软件共享和修改的自由。在GNU GPL的条款下,“free software”指的是“自由软件”而非“免费软件”。针对在GNU GPL使用中出现的一些问题,FSF于1991年发布了第二版的GNU GPL。GNU GPL的成功极大推动了自由软件的发展。
    在GNU GPL许可证体制下,“Copyright” 演变成为“Copyleft”。“Copyright”保证版权人对其作品的在一定期限内独占的权利,“Copyleft”限制作品的作者对作品行使版权。基于GNU GPL规则,获得作品的用户可以任意复制、修改和分发作品,作为义务,其必须按照GNU GPL来分发作品,并赋予作品接受者等同的权利。

二、自主知识产权软件?自主软件?
    GNU GPL特有的许可证体系和Linux操作系统日臻完善的性能,确实打动了国人的心弦。从国家信息完全角度考虑,中国不能过度依赖一个外国公司的产品。基于Linux的操作平台及其集成应用环境的软件,已被列入国家优先发展的高技术产业化重点领域目录,我们曾经希望通过基于Linux的操作平台的开发获得一套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软件体现的主要知识产权是版权,因此,我们曾经的定位是获得自主版权的操作系统。
    能否获得自主版权的操作系统,需要分析两个问题:
    (1)基于GNU GPL分发和发展的Linux系统有无版权?
    (2)如果有版权,版权人是谁?
    在GNU GPL的序言中这样写到:我们采取两项措施来保护你的权利:(1)给软件以版权保护;(2)给你提供许可证。显然,依照GNU GPL发布的软件并非是将软件置于公有领域,而是保留了软件版权。GNU GPL作出如此的规定,是基于以下因素:
    (1) 保证许可证的合法发放者身份。许可证是一项将自己的权利授予别人有条件使用的法律文件,前提是许可证发放人必须拥有这项或这些权利;
    (2) 有权约束自由软件再分发人的各项行为。如果自由软件的发放者,不是采用 GNU GPL许可证,而是采用放弃版权的方式,则自由软件的再分发、复制与修改是不可控的,有可能会走向有违原始发放人初衷的另一面;
    (3) 防止对自由软件的滥用。放弃版权,等于将程序置于公有领域,任何人可以以任何方式对它使用。这种状况下,有可能使某些人通过主张衍生作品的版权或申请专利的方式,将自由软件据为已有;
    (4) 保留原始权利人有权对自由软件的许可规则进行修正。在某些情况下,如由于专利问题,使得程序在某些国家的发布和使用受到限制,则原始版权人可通过增加许可证条款的方式,将这些国家明确排除在外。
    依照GNU GPL发布的软件的版权人又是谁呢?很多人认为依照GNU GPL 发布的自由软件的版权属于自由软件的开发集体。参与自由软件开发的人员,在获得自由软件源码的同时也从原始许可证颁发者获得使用许可证。GNU GPL赋予了自由软件接受者复制、分发、修改自由软件的权利。依照版权法理论,在许可证条件的约束下,衍生作品的版权归属衍生作品的作者。对自由软件而言,是指基于自由软件创作了自由软件衍生作品的作者。按照GNU GPL发布软件的任何人,即使他对重新发布的自由软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决不可以享有财产权,即他不能向获得自由软件的任何人收取任何的版权使用许可费用。目前,许多Linux 软件公司向获得软件的最终用户收取一定的费用,但这不是软件的版权许可费用,而是为分发行为和技术服务而取得的费用。自由软件的持有者在获得自由软件许可证的同时,也承担了许可证所要求的义务:再分发自由软件的时候,“你必须使你发布或出版的作品允许第三方作为整体按许可证条款免费使用”。并且GNU GPL条款规定“当你重新发布程序(或任何基于程序的作品)时,接受者自动从原始许可证颁发者那里接到受这些条款和条件支配的复制、发布或修改程序的许可证”。显然,当修改者重新发布经修改的衍生作品时,除了可以在衍生作品上表明修改者身份之外,他已对衍生作品丧失了任何的支配权。所有用户的许可证,不管是谁直接发放的,都视为从原始许可证颁发者获得。衍生作品的作者对作品享有版权,但他重新发布衍生作品时,实际上是将权利让渡于原始许可证颁发者,衍生作品的用户,也视为从许可证原始发行人处获得复制、再发行和修改作品的权利。自由软件的参与开发者不拥有对自由软件的任何控制权利。从这个意义上讲,除了自由软件原始许可证颁发者,任何其他参与自由软件开发的人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版权人。
    自由软件原始许可证颁发者是版权人吗?这取决于原始许可证颁发者能够拥有对自由软件的一定的独占权利。所有用户的许可证,不管是谁直接发放的,都视为从原始许可证颁发者获得。衍生作品的作者对作品享有版权,但他重新发布衍生作品时,实际上是将权利让渡于许可证的原始发行人,衍生作品的用户,也视为从原始许可证颁发者处获得复制、再发行和修改作品的权利。GNU GPL 规定,如果由于专利或者由于有版权问题使程序在某些国家的发布和使用受到限止,将此程序置于许可证约束下的原始版权拥有者可以增加限止发布地区的条款,将这些国家明确排除在外。在这种情况下,许可证包含的限止条款和许可证正文一样有效。事实上,原始许可证颁发者保留了对许可证条件修改的权利。GNU GPL未有许可证撤消和终止的相关规定,原始许可证颁发者是否可以撤消或终止许可证存在法律上的不确定性。原始许可证颁发者,即将软件置于GNU GPL发行体制下的开发者保留了一定的版权权利。
    基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依靠发展Linux 软件来开发国内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的想法是没有基础的。那么,发展自主的操作系统的想法又如何呢?
    所谓自主,要求自己能决定自己的事情,它人不能剥夺或限制你的权利。基于许可证的授权体制,用户的权利来源于许可证并受许可证条件的限制,不是一种完整和完全的权利。一般情况下,自由软件的用户获得GNU GPL许可证,取得了复制、修改、分发软件的自由,这种权利是相对充分的。但是, GNU GPL许可证存在多个法律陷阱,一旦出现某种法律情形,自由软件使用者的权利可能会受到侵害或被剥夺。

三、Linux法律问题之一 :版权
    (一) 版权瑕疵
    不象商业软件开发那样,自由软件开发的参与者不计其数,版权的无瑕疵性没有经过严格的检验,也没有人会为此提供担保。自由软件开发的参与者贡献了他们的心血和才智,使得自由软件得以延续和发展,后续者在先行者的基础上前行。不幸的是,一旦自由软件的基石出现问题,整个软件发展的基础将不存在。
    SCO集团诉IBM一案正说明了这一点。一旦SCO集团指控IBM的违约事实成立,IBM对自由软件组织所做的代码贡献就失去法律基础,Linux系统核心部分的合法性将遭受挑战。诚然,Linux系统的最终用户获得了GNU GPL许可证,且Linux用户没有足够能力去判断Linux系统是否存在版权瑕疵,最终用户是“无过错”的。在世界范围的知识产权司法实践中,对于确认侵犯知识产权并要求停止侵权,大多少国家采用了“无过错原则”;在确定赔偿责任时,采用“过错责任”原则。因此,用户的“无过错”不能完全对抗侵权责任的承担。即使用户没有任何过错,权利人仍可以通过司法途径寻求禁令,禁止用户对侵权软件的使用。
    事实上,SCO集团已经向Linux 系统的用户发出了法律威胁。要求Linux 用户要么向SCO集团支付软件使用许可费,以购得软件使用许可证,要么停止软件的使用。或许SCO集团与IBM的诉讼只是Linux版权问题的一个缩影,谁也不能保证未来的某一天不出现其他公司主张Linux 的版权。
    (二) 版权陷阱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除自由软件原始许可证颁发者外,任何参与自由软件开发的人员不具备对自由软件的支配权利,原始许可证颁发者则保留了一定的对自由软件的控制权利。鉴于自由软件的参与开发者和用户的如此地位,来自于自由软件版权问题的风险在于:(1)自由软件原始许可证颁发者对许可证条件的修改,而影响自由软件使用者的权利;(2)自由软件原始许可证颁发者对许可证的撤消。许可证的本质是一项民事授权,单方法律行为。GNU GPL并没有规定其授权期限,也没有其不可修改的规定。因此,存在由于许可证修改而影响用户使用权利的法律风险。至于许可证的撤消,GNU GPL明确规定了自由软件许可证的原始颁发者可以在专利冲突的情况下,将某些地域排除在GNU GPL授权范围之外。

四、Linux的法律问题之二 :专利
    说到软件专利对Linux 的威胁,不如说是软件专利最整个自由软件的威胁。不难理解为什么欧洲议会在讨论《Directive on the  Patentability  of Computer-Implemented Inventions》(“计算机实施发明的专利性指令”)草案时所引发的激烈辩论,这一指令更是遭到了自由软件团体的广泛批评。
    自由软件受到专利的威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不受GNU GPL约束的第三人拥有某项软件专利,而自由软件的原始开发者或后续修改者在程序或其衍生作品上同样使用了这项技术;二是自由软件的再发布者以个人名义将自由软件中的某项技术获得专利,事实上将自由软件变为私有。
    经过多年的讨论,大多数国家已经采用赋予软件版权的方式来对计算机软件实施保护。与专利对比,版权保护的是作品的表达方式,不保护作品的思想和方法。软件的版权人不能禁止他人利用和实施同样的软件思想,使用同样的软件方法。只要不存在抄袭表达方式行为的存在,任何人都有权利独立创作进而实施一个具有等同思想和功能的软件项目。而专利不同,其保护的是发明的方法。一旦软件获得专利,其就获得了双重保护,从表达方式到软件方法。专利与版权的双重保护,大大压缩了软件的自由竞争空间。
    一人将一项软件技术申请为专利,他人即使是独立思考和完成的软件,只要涵盖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就不得使用,否则构成侵犯专利权。软件公司所开发的软件,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了侵犯专利权的牺牲品。某人取得了Linux内核关键技术的一项专利,就等于取得了一件威胁整个Linux 系统用户的武器。

五、Linux的法律问题之三 :商业企业的蜕变
    许多商业公司加入了Linux 软件的开发进程。无论是Stallman还是Linus从来没有反对过针对Linux的商业行为。Linus本人也很高兴人们能在Linux上赚钱,“因为这样增加了Linux的深度,也引入了新的动机和新的因素,如果不是因为商业目的,那是不可能的。”针对Linux的商业行为包括:通过发行Linux软件的分发行为营利;和,通过销售(许可)不受GPL约束的具有版权的基于Linux系统的“不同软件”营利;以及通过向客户提供技术服务(培训、软件维护、修改等)收取费用。
    商业公司不会以全体社会共享自由软件信念来作为公司宗旨,商业公司永远以利益的极大化作为公司的运营目标,商业公司所有的对自由软件的无偿贡献都是出于遵循许可证条款的要求。基于商业目的考虑,商业公司在发展Linux系统中,会出现背离自由软件精神的行为,甚至有些行为背离了GNU GPL的规定。几年前,一家著名的Linux公司曾试图在中国软件版权登记中心登记其Linux系统的版权,但没有获得成功。一旦获得Linux系统的版权,该公司将获得对Linux系统的独占权利。该公司的Linux系统是受GNU GPL约束的衍生作品,其分发、修改和复制需受到GNU GPL的约束,任何人不能将其据为己有。中国软件登记版权中心对其注册的拒绝有着法律的依据。
    GNU GPL 也规定了例外情形,如果能够合理地认为再发布的作品的某一部分并非是程序或其衍生作品,是独立的部分,则形成“不同作品”。不同作品独立发布时,不受GPL条款的约束,作者对该作品享有完整的版权。对于“不同作品”,版权人可以获得独占的权利,可以向用户收取版权使用许可费用,可以对抗他人未经许可的侵权使用行为。商业公司都在力图扩大“不同作品”,从而获得更加丰富的营利手段。这样发展的结果使得Linux系统失去自由软件的纯洁性,变成自由软件和商业软件的混合体。而且,商业软件(或者或“不同作品”)存在取代自由软件的趋势,成为Linux 软件的主导。

六、结语
    最近,中日韩三国准备联合研究和发展Linux系统,以打破某一公司对操作系统软件的垄断。无论如何,Linux系统及GNU GPL的许可证体制为我国操作系统软件的发展提供了一次良好的发展机会。本文绝没有否定Linux系统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和发展意义的目的,或许事实的发展并不十分悲观。
    但是,深入的法律分析有助于我们对Linux 的发展有个准确的定位,能够帮助我们找到正确的发展方向和发展目标。本文的目的在于对于Linux 发展中的一些法律误区提出警示,在关注技术进步的同时,同等地关注法律问题和避免法律陷阱。知识经济的竞争其实就是知识产权化的竞争,在发展Linux软件系统的进程中,我们没有理由再重蹈DVD专利竞争的覆辙。

( 说明:文中的观点或信息与本网站主办单位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