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律师的行业发展
--探索律师行业发展与科技发展的互动需求
作者:李德成    本站发布时间:2003-10-9 9:38:02

    关于“网络律师”的行业发展问题,值得律师实务界和信息网络产业界去研究、总结,以探索律师行业发展与信息网络科技发展的互动需求。这里提出几点看法与大家讨论。

一、网络律师需要进一步地了解、研究信息网络业务的发展

    律师介入信息网络领域的法律服务,多数情况下是被动的。当然有人会说,这是律师的行业特点决定的,因为律师不能也不应当制造纠纷从而“主动地”提供法律服务。但是,大量不争的事实已告诉我们,网络法律服务的空间还很大,并不限于法律纠纷的处理方面。有人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仅停留在认识层面上还远远不够。比如,业界比较关注也比较棘手的“网络游戏外挂”、“跳票”等问题,“移动多媒体业务”的开拓与发展等诸多问题,律师界的了解和研究还不够。当然,相对于律师业而言,在信息网络产业需要研究的课题有很多。我这里是想强调这样一个观点。即是网络律师要牢固一种职业习惯:全面、深入地了解信息网络产业的业务特征,提供高素质、针对性、多方位的法律服务。否则,将可能带来两个方面的不利影响。其一,表现为客户与律师之间的沟通不到位,或者说很“费劲”。以至于有的客户反应:不知为什么和某某律师就是说不明白。这个现象比较常见。当然这一状况的彻底转变,需要客户和律师两个方面的共同努力。但是,我个人认为目前主要靠律师。这是律师服务专业化趋势的必然要求。其二,体现为律师的法律服务“不解渴”,或者说“劲使不到点子上”。往往是泛泛的,只停留在表面上无法解决客户的真正需求。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上述不利影响是阶段性发展的必然现象。但是,这些问题的解决显得很迫切。否则不利于信息网络科技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二、网络律师的服务要以“业务面”为中心

    坦诚地讲,中国律师专业化服务的整体发展还不够好,网络律师也是一样。在多数情况下,律师是因为某件事,或者某个纠纷发生,或者客户的某个具体需求,而介入信息网络法律事务。进而在此基础上开拓和发展律师业务。逐步形成了以“业务点”为中心的服务模式。这一现象是正常的。但是,网络律师对自身的要求不能停留在这个层面上。因为,信息网络领域更多的法律需求不仅表现为“业务点”,而更多地要针对“业务点”。以网络证券服务商的法律服务为例,解决了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法律问题还远远不够,更多的法律问题还集中体现为业务规范和技术规范的合法性,信息披露和资格申请规范性等方面。
    以“业务点”为中心展开服务,可能和律师的思维模式有关。但是,从网络律师行业发展的角度考虑,应当以信息网络“业务面”为中心开展和发展业务。如果不能及时有效地解决由“业务点”为中心到“业务面”为中心的转变,最直接地结果是:律师业务范围的日益萎缩和服务结果的“以偏概全”。这必然会在很大程度上限制网络律师的行业发展。

三、网络律师要适应信息网络产业链的新变化

    随着资本市场的逐步规范,网络服务商主营业务和经营管理的日趋成熟与逐渐完善以及电信运营商竞争格局的基本形成,信息网络产业链体系已初步架构,并呈现进一步拉开与融合的两元趋势。在这种大的格局下,业务创新和管理创新成为必然。
    从整体趋势看未来的三到五年内,法律纠纷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信息网络产业各行业分别与产业链“上游”“下游”合作过程中的法律问题,将会以不同的面孔大批量地暴露出来。二是,信息网络产业同行业竞争的法律纠纷。这种因竞争而形成的纠纷,不仅发生在非主导的竞争主体之间,主导竞争主体之间也会发生,而且将必然发生。这是信息网络产业竞争、创新和产业链新的变化的必然结果。而且,这些法律纠纷还将呈现日益复杂化的趋势。
    不妨以手机短信业务为例来说明上述问题。如果以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商为中心来表述,产业链的“上游”涉及到内容整合服务的提供商,产业链“下游”为电信运营商,再远一点还包括用户终端。在信息网络内容服务商和电信运营商的合作过程中,核心发生了转移。因为电信运营商的“老大”地位不论是在目前还是在今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否容置疑的。电信运营商是核心,一切围绕着电信运营商“转”。这样法律风险也就大量的,“自然地”转移到网络内容服务商的身上。但是,从信息服务本身分析,业务的重心仍然是信息网络内容服务商。产业链的核心和业务重心的分离,使得法律服务复杂化成为必然。而为了有效地规避风险,信息内容网络服务又将通过“项目实施”或“契约式战略合作”的形式,将相关的责任转移给其他的主体,比如上游的内容整合服务提供商。内容整合服务提供商,因为主体资格的限制不得不屈就自己与信息网络服务商的合作。而客观上多数的内容整合服务提供商的抗风险能力和企业的成熟度远远不能担当如此风险,这就使得法律问题复杂程度又上了一个层次。

四、重点解决信息网络法律服务项目化的问题

    信息网络各行业的责任制度和行为规范的“法律渊源”,主要是部门规章和产业政策,法律化和法治化没有解决好,甚至可以说只是刚刚起步。针对新生的法律问题还没有成熟的经验、完备的救济手段和科学的解决方式。这就必然增大网络律师的工作难度。这就需要网络律师的研究工作要走在法律服务前面。
    网络律师的研究工作,可以是务虚的,也可以是求实的。但是从律师的行业特征来讲,最好还是“务虚而求实”的。必须紧密结合信息网络产业的需要进行研究。这种需要,包括近期的和中长期的。而行业需求并不是现成的,是需要一定的调研工作和分析论证为前提基础的。成本和费用是肯定要有的。这些支出不能由某个律师来担负。这就需要行业自律性组织的介入。一是律师协会的介入,二是信息网络产业的行业协会的介入。这样可以有效地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行业需求的针对性和客观性;二是可以通过协会全向成员分解成本的担负问题,不仅包括费用还包括精力和其他必备的研究条件。
    比如,移动多媒体法律问题的研究,涉及通信、计算机和信息处理和网络运营等,对于这些需求可以通过项目实施的方式来进行,以研究报告或论证报告的形式形成律师服务的成果,有效地解决创新业务中的个性化、针对性问题。
    对已形成的项目成果或阶段性成果加以分析和提炼再形成法律服务产品,这样可以进一步利用以节省成本提交效率。我把这种进程称之为信息网络法律服务的项目化和产品化进程。
    从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来讲也是有效地控制成本,分解风险的重要手段。说的更长远一些,可以积累对社会科技发展的研究成果为参与网络立法工作打下基础,也是律师有效地参与政治,提升社会地位的重要途径。

( 说明:文中的观点或信息与本网站主办单位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