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官司”启示录
作者:寿步 (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       本站发布时间:2003-5-15 21:11:03

浦东A公司起诉离职职工侵犯公司软件著作权的“跳槽官司”,历时近两年,1999年底以A公司大获全胜宣告结束。笔者是该案原告的代理律师。

下面介绍该案的案情、诉讼策略、诉讼经过、法院判决,并对该案涉及的软件企业如何加强管理、软件人员如何正常离职等问题进行探讨。

 

案情与对策
 

A公司从1996年开始投入巨资开发包含简谱作曲和五线谱作曲功能的“A音乐软件”。到了1997年第四季度,在按计划软件将要上市的关键时刻,副总经理C等项目组成员相继离开公司,其中具体负责编制程序的D并拒绝交还软件的程序和文档。A公司因而无法将有关软件推向市场,蒙受了巨大损失。与此同时,公司发现,上海B研究所在1997年年底和1998年年初先后上市销售了《BY音乐创作软件》简谱版和五线谱版,其功能与“A音乐软件”相似。公司又了解到,原项目组人员已经集体跳槽到B研究所;而该所所长正是C的父亲。因此,A公司不得不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A公司就诉讼有关的步骤和策略进行了精心的筹划和周密的准备,决定分两步起诉侵权者:第一步,首先起诉拒不交还软件的D,对侵权者实施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第二步,起诉B研究所和跳槽侵权的主要责任者C。

 

诉讼与判决
 

1998年1月,A公司首先向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起诉D,要求法院判决D向公司交验“A音乐软件”的源程序和相关文档,并赔偿损失。

A公司向法院提交了大量的证据,说明系争软件是原告享有著作权的职务软件。法院于1998年6月作出一审判决:系争软件的著作权归原告A公司享有,D向A公司交付系争软件的全部源程序和有关文档,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三万元。法院一审判决后,D没有上诉,并履行了判决。

A公司紧接着在1998年8月开始第二个诉讼,向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起诉B研究所和C。要求法院判决B研究所和C停止对A音乐软件著作权的侵权行为,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

为赢得本案,A公司在证据方面作了精心准备。此时,第一个案件的判决书已经成为第二个案件的重要证据,该判决书中已经认定C、D、E等都是“A音乐软件”开发组成员。A公司还向法院提供了一些关键证据:1997年年底和1998年年初,C等三人与B研究所签订的关于开发《BY》软件的两份《技术开发合同》,C、D和E三人之间关于开发《BY》软件的两份《合伙协议》;D关于这两份软件之间异同比较的说明(D既是A公司“A音乐软件”程序编写者也是《BY》软件程序编写者)。

法院对此案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取证;并应被告C的要求,追加D和E作为本案的被告参加诉讼。在案件审理期间,A公司以D在第一个案件中已承担了民事责任为由,申请在第二个案件中免除其民事责任。

法院于1999年6月作出一审判决:四被告停止对原告软件著作权的侵害;B研究所、C、E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7万元,其中B研究所赔偿21万元、C赔偿5万元、E赔偿1万元,上述被告间承担连带责任;B研究所和C在上海《文汇报》上刊登声明,向原告赔礼道歉。

此后,B研究所和C不服一审判决,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日前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这样,在连续的两起“跳槽官司”中,A公司获赔总额是30万元。

 

3.“跳槽官司”非同寻常

 

从原告方面说,A公司敢打软件跳槽官司的勇气非同寻常。因为很多软件企业都遇到离职员工“跳槽侵权”的情况,但由于种种原因不敢或者没有打官司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从被告方面说,其侵权行为也非同寻常。被告侵犯的是原告尚未发表的软件,侵犯了软件著作权中的发表权;被告不仅将原告尚未发表的软件稍加改动后就上市销售,而且通过拒不向原告交还软件的方式、使原告根本无法发表其软件,使其胎死腹中;被告中三跳槽员工跳槽去的B研究所的所长正是跳槽者中原A公司副总经理C的父亲。这些情况在软件著作权侵权案件中都是罕见的。

 

软件企业应当加强管理
 

为了对“跳槽侵权”现象防患于未然,维护其合法权益,软件公司应当注意合法经营;应当注意使其开发的软件有独立的著作权;管理人员应当多学一点软件法律保护知识,这是事半功倍的事;一旦出现软件纠纷,最好是向懂电脑的律师寻求帮助;应当建立健全规章制度、规范用工制度,该制定的规章制度(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就一定要制定,与员工该签的劳动合同就一定要签,并且应该加上有关保护公司知识产权的条款;在软件开发过程中务必注意文档管理:该保存的开发文档就一定要认真保存,特别是要注意保存阶段性的开发文档(包括源程序),同时也千万不要忽略亲笔签名,平时员工提交的各种重要的打印文档时应该让员工亲笔签名。一旦出现诉讼,这些文档都是极为重要的证据。

另一方面,软件公司在接纳新人时,也应当注意避免侵犯新人原所在单位的知识产权。软件公司招聘时,应当了解新人在原单位所从事的技术工作的性质,了解新人与原单位是否签订过涉及知识产权方面的合同,是否对原单位承担了保守原单位商业秘密、不得侵害原单位知识产权的义务。软件公司对新人的使用,应当以不侵害新人原单位的知识产权为前提。软件公司与新人签订劳动合同时,应当加上这样的条款,即新人在其工作中不得侵害其原单位的知识产权;如有侵害、由新人自己承担法律责任。

软件公司如果希望直接将其他公司的产品或技术引入本公司,不妨通过正常途径。例如,通过与其他公司的正常商谈,连技术人员带产品和技术一起“购买”过来;或者是直接购并其他公司。

 

软件人员应当正常离职
 

软件人员“跳槽侵权”的做法既违法也违背劳动合同。公司与员工之间既有的劳动关系又决定了员工离职时应当履行正常的手续,承担相应的义务。

软件人员“不正常跳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对法律存在误解。软件人员“不正常跳槽”后,往往对原单位的软件稍加修改后很快就推出相似的产品。这里经常存在的一个误解是,以为将原单位的软件修改达到某一个比例以后由另一公司推出,原单位就不能对新的软件主张权利。其实,认定新软件是否对原软件构成侵权,并没有固定的比例界限。法院将从质量和数量两方面进行综合判断。如果新软件与原软件之间实质上相似,新软件的开发者又接触过原软件,就足以认定新软件对原软件构成侵权。

员工“跳槽侵权”一旦被追究,可能会有严重的后果。员工可能承担民事责任、赔偿经济损失,还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可能会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侵犯著作权罪、破坏生产经营罪或侵占单位财产罪。

另外,由于种种原因,软件人员与软件公司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很常见。在此情况下,员工“不正常跳槽”时可能存在的另一个误解,就是以为由于不存在书面的劳动合同就不能认定两者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这里的政策界线一定要搞清楚。一方面,劳动者虽然向单位提供劳动或劳务,领取报酬,但双方未形成身份上的从属关系的,法院将不认定是劳动关系。另一方面,用人单位和劳动者虽然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劳动者已成为用人单位一员,身份上具有从属关系,双方确已形成了劳动权利义务关系的,法院可以综合下列情况认定为事实劳动关系:(1)劳动者已实际付出劳动并从用人单位取得劳动报酬;(2)用人单位对劳动者实施管理、指挥、监督的职能;(3)劳动者必须接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的约束。

 

 

所有内容仅供内部参考教学使用,不得公开、传播、引用、摘录。

( 说明:文中的观点或信息与本网站主办单位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