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企业如何打击制售盗版
--上海中新公司诉广州华星方特公司软件侵权案
作者:寿步 (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       本站发布时间:2003-5-15 21:09:24

如何改善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促进社会的信息化进程?软件企业如何加强对自己软件的著作权保护、打击制作销售盗版软件?上海中新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的做法值得借鉴。

日前,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上海中新公司起诉广州保税区华星方特技贸有限公司非法复制软件并在国内多处不同地点进行连锁销售的软件著作权侵权纠纷案进行了判决。笔者作为原告代理律师,将该案诉讼情况介绍如下。

上海中新公司为上海市高新技术企业。1997年8月,中新公司研制开发了《MR9C彩色电脑美容美发系统》软件,并获得由国家版权局颁发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该软件以数码影像处理的先进技术、电脑形象设计的丰富功能和现场服务便捷操作的鲜明特点而受到国内外市场青睐,已出口到亚洲、欧洲和美洲。每年接受该软件服务的国内服务对象超过150万人次。使用该软件也成为各大商厦的消费新热点。该软件曾获第五届上海市四新产品博览会金奖,并作为上海市高新技术成果转化项目的核心软件,1998年被评为上海优秀软件产品,还被列入1999年上海市火炬计划项目。

但是,中新公司的软件著作权在市场上却受到了盗版者的严重侵害。因此,中新公司在1999年秋季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停止侵权,登报道歉,赔偿损失。

中新公司诉称,广州华星方特公司采用全国连锁销售的方式、组成“华星方特数码设备行销集团”,在其各地的连锁销售点内,大肆进行侵犯原告软件著作权的活动。行销集团中包括华星方特公司在内的若干成员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均由杨某一人担任。

据中新公司调查,自1998年10月以来,华星方特公司通过其行销集团,在其分布于广州、重庆、成都、乌鲁木齐、上海等地的销售点内,销售其非法复制的由《美容美发系统》1998年版软件改头换面得到的《俏佳人》软件。在中新公司推出作为《美容美发系统》1999年升级版的《美加情》软件后,华星方特公司又在广州、南京、乌鲁木齐等地的销售点内销售其非法复制的由《美加情》改头换面得到的《城市丽人》软件。

面对猖獗的盗版活动,上海中新公司总经理傅正建以上海市人大代表的身份在市人大会议上提出了《关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有效执法体制》的意见,得到了上海市科委和上海市高级法院的认真答复和具体帮助。中新公司及时将所掌握的证据向上海市工商局、版权局进行了通报并得到批示,同时还得到了广东省人大和广州市工商局、版权局以及其他省市执法部门的具体支持。各地有关部门采取有力行动打击了华星方特行销集团成员单位的盗版活动。

1999年4月下旬,广州市工商局在华星方特公司设于太平洋电脑城的经营点内,当场抓获了正在制作销售中的盗版软件。5月下旬,在成都的华星方特行销集团成员单位的经营现场,成都市工商局也抓获了正在制作销售的盗版软件。在广州市工商局对华星方特公司的盗版行为进行行政处罚之后,该公司肆无忌惮地继续销售侵权软件。为此,中新公司请有关公证处于6月底在广州太平洋电脑城进行了现场取证和证据保全。10月上旬,在华星方特公司的新疆销售点,乌鲁木齐市工商局又查处了正在销售的盗版软件。此外,中新公司得到的来自四川、重庆、广东、广西、福建、新疆等地的大量投诉和盗版实物,都证明盗版的源头是华星方特公司。

对于中新公司的起诉,被告华星方特公司辩称:涉嫌侵权的软件是由另一家公司提供的,被告只是代销其软件。因此被告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原告律师指出:被告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著作权,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被告所制作的侵权软件质量低劣,又给原告的商誉造成了巨大损失。被告所称其销售的盗版软件由另一家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为凭,不能免去被告自身的侵权责任。被告在工商局查处之后继续销售盗版软件,更是说明其主观恶意。

法院认为:中新公司的软件著作权依法应予以保护。华星方特公司的行为已构成对中新公司享有的著作权的侵犯。华星方特公司是在侵犯中新公司软件著作权被行政机关查处之后,明知故犯,侵权行为恶劣。因此,法院判决被告停止侵权,在《电脑报》上刊登赔礼道歉启事,向原告支付赔偿金15万元。

上海中新公司的经验在于:面对盗版软件制作销售商的猖狂侵权,软件企业应当充分依靠各地各级人大、法院和科委、版权局、工商局等政府主管机关,采用行政处理和司法处理两种不同的救济方式,发挥公证机关在取证过程中的作用,发挥知识产权律师在诉讼活动中的作用,发挥传媒的舆论监督作用,以充分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同时,我们注意到,法院在审理著作权侵权案件、确定侵权人的赔偿数额时,通常有三种标准可以适用。第一种是依据权利人的损失;第二种是依据侵权人的获利。本案中,权利人的损失和侵权人的获利均无依据。因此,只能适用第三种标准,即“定额赔偿”,也就是由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性质、影响、主观故意、造成被侵权人的经济损失等因素在一定的幅度内确定赔偿数额。这里的幅度按照最高法院有关文件的规定,是在5千元到30万元之间。本案中,法院判决被告的赔偿数额是15万元。

为了解决在权利人的损失和侵权人的获利都不能确定的情况下赔偿数额的确定问题,在1998年的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中,已经增加了法院可以酌情判决赔偿最高可达50万元的条款。希望草案中的这一条款能够及早成为正式的法律规定。也希望法院在司法实践中,在已经确定的“定额赔偿”幅度范围内加大对侵权的处罚力度。

 

所有内容仅供内部参考教学使用,不得公开、传播、引用、摘录。

( 说明:文中的观点或信息与本网站主办单位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