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盖德公司企业名称侵权与不正当竞争案的判决
作者:叶琏刚    本站发布时间:2003-5-15 20:47:37

前些天又看到一个我觉得很有问题的判决。判决书见蒋志培法官的网页http://www.chinaiprlaw.com/wsjx/wsjxdi47.htm。

  

案情很简便:“杂牌”公司买了“名牌”公司的产品,把“名牌”换下,装上了自己的“杂牌”,当作自己的“杂牌”产品,还卖了高价。“名牌”公司发现后,控告“杂牌”公司侵犯其名称权,要求“杂牌”公司赔偿“损失”即“杂牌”公司的“非法”收入—“杂牌”与“名牌”的差价,还要“杂牌”公司赔礼道歉。

四川法院一审和二审都判决“杂牌”公司败诉。



我觉得,四川高院的判决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值得商榷:

一、关于名称权侵权,不用名称也能侵权。

二、关于标识权侵权,不用标识也能侵权。

(三、关于损害赔偿。不作评论。)

四、从现代商业的实际运作考虑,四川高院的判决很荒唐。

五、从逻辑上考虑,四川高院的推理也不成立。



一、关于名称权侵权,不用名称也能侵权。

在四川高院引用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四十一条有明确规定,盗用、冒用他人姓名、名称造成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犯姓名权、名称权的行为。

而本案中“杂牌”公司盖德公司根本没有用“名牌”公司川仪的名称。恰恰相反,盖德公司为换上自己能使产品增值的“杂牌”,大花人力物力。盖德公司除去“名牌”,除去会使产品贬值的“名牌”还来不及,怎么会去盗用、冒用川义的名称?在四川高院引用的法律条文中,没有一条说是除去他人名称是一种盗用、冒用他人名称的一种。



二、关于标识权侵权,不用标识也能侵权。

与名称权侵权相似,侵犯标识权的第一要素是冒用,盗用他的的标识。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盖德公司并没有以上例出的所有不正当竞争的种种行为。最多也只是“不用标识”的“标识侵权”。

“在无生产能力的前提下,将川仪公司产品上标注有生产者等内容的标牌取下,在本不是自己生产的产品上标注自己,使他人误认为合同标的的变送器由盖德公司生产。”这居然也能成为一个有错的理由,下文还有评述。



四、从现代商业的实际运作考虑,四川高院的判决很荒唐。

现代商业活动中,分工越来越细,从一种商品的从市场调研,开发,设计,生产,运输,到批发,零售,以及售后服务,都很可能是由不同的厂商承担的,不同的厂商各有各的责任,各自有各自的卖点。对于零售商品的消费者,可能只有一个商标,但是,商标的拥有者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是商品的实际“生产者”,商标或品牌的拥有者往往不是对商品作出最后“实质性”改进的厂商。(什么是“实质性”改进,法院没有给出明确的定义。很可能没有人能给出这个定义。)这种分工协作在高科技领域最为明显。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名牌计算机都不是那些名牌厂商生产的,而是由台湾、中国大陆、韩国等地的OEM(原始设备生产厂商)生产,出厂时贴上名牌商标而已。这些OEM厂并不是名牌厂商分厂,OEM可能同时给不同的多个名牌厂商生产几乎一样的产品,但是出厂时贴上不同的商标,由不同的名牌厂商通过各自的销售渠道,卖给相同或不同的最终用户,提供不同的售后服务。最终用户往往不知道,也不关心他买的商品到底是谁“生产”的。只要知道有名牌厂商为其商品作保证,产品有问题时即时维修就可以了。名牌厂商只负责商品市场的调研,广告和销售,OEM负责产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和维修。但是名牌厂商有商标优势,赚大钱,OEM是出劳力的,只能赚小钱。

在这个案子中,盖德公司是作了一次名牌厂商,用自己的商业标记,赚了大钱,而川仪作了一次OEM,只赚了小钱。可是这是由于各自在商业食物链中所作的角色所决定的,并不是盖德公司有什么“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如果川仪知道盖德用户的需求,完全可以直接卖而不要通过盖德。事实上,如果没有盖德,川仪就要少卖24台商品,川仪连这点小钱也赚不到。川仪知道了自己只赚了小钱,就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经营方式,尤其是应该加强市场调查和推销,争取作“名牌”厂商,而不只是OEM。为什么自己的“名牌”商品卖不出好价钱,别人的“杂牌”居然能卖出比“名牌”更好的价钱。最终用户为什么只知道“杂牌”却不知道“名牌”?可是川仪犯了“红眼病”,自己推销不行,反而怪罪盖德“侵权”,更荒唐的是四川的两级法院居然都判盖德有错,居然判盖德不用名称的名称“侵权”,不用商标的商标“侵权”。

如果四川高院的判决成立的话,第三世界的OEM厂家岂不是都可以控告发达国家的名牌厂商不用名称的名称“侵权”,不用商标的商标“侵权”。OEM厂商的产品出厂时往往都不贴OEM的商标,岂不是还给名牌厂商省钱了,名牌厂商不用费劲换商标了?名牌厂商的“非法利润”会更高。OEM官司打赢后的赔偿是不是会更高?好像常常听说的是某某OEM赢了某某名牌厂商的合同,为名牌厂生产产品,从来没有听说哪个OEM控告名牌厂不用名称的名称“侵权”或不用商标的商标“侵权”。

如果四川高院的判决成立的话,中国的一大半出口企业都能会关门。哪个名牌厂商会去找要控告自己的OEM厂商?名牌厂自己没有生产能力的更是罪加一等,名牌厂的利润通通是非法利润,都要还给OEM厂商。



五、从逻辑上考虑,四川高院的推理不成立。

名称侵权与商标侵权的关键都是侵权者利用名称或商标的好名声,以次充好,从来不会有人以好充次来“侵权”。名牌商品一般都因为其名气而能在市场上卖个好价钱,杂牌商品因为其名气不响,最终用户不知其好坏,所以只能卖比名牌商品低的价格,否则谁会去买贵的杂牌?

有谁会把名牌商品买来,把名牌商标除去,换上杂牌商标,低价出售?一定赔本的买卖,怎么会有人作?

出现象本案这样“奇怪”的事情,只能说明,一、川仪的产品不是“名牌”,或者二、盖德的产品是“名牌”,或者三、至少对于盖德的客户,盖德的品牌比川仪的品牌更有名,更值钱,否则怎么会同样的产品,贴上盖德的商标就能比贴上川仪的商标多卖很多钱?



从本案的判决可以看出,一些人的商业意识还很薄弱,对从事商业流通的厂商还有很大的敌意,认为商人不生产,就是不干活,就不应该赚大钱。如果看到商人赚钱,就要打击。可是没有看到商人给市场经济带来的好处。没有商人在市场经济中作媒,生产厂家只知道生产,再好的产品也只能是市销不对路的积压产品,最终在仓库里变成废铜烂铁或当作拉圾处理掉。没有商人作中介,消费者再有钱,也买不到想要的商品。

要创造一个消费者信得过的品牌,并不一定需要商家自己去实际生产商品,只要有人可以作OEM就可以了。品牌的拥有者,只需要知道什么是市销对路的商品,把握住商品的质量与售后服务就可以了,并不需要会自己去生产。在现代商业活动中,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品牌的创造者和拥有者,往往不能自己去生产他的商品,否则他就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维护他的品牌,以便不断地满足市场多变的需求。只有品牌的皮包公司在高科技领域比比皆是。



拿他人的产品为自己的品牌开路有什么不妥?高科技领域里,哪一家不是用“别人的产品”(即别人生产的产品)为自己的品牌开路?不论是开路还是关路?如果一个商家真的能从市场上买来别人的商品,重新包装,换上品牌,就能卖出好价钱,又有何不妥?只能说明商品的原始生产厂家营销能力太差,只能作OEM,不配有自己的品牌。

从另一个角度讲,一件商品卖出这后,其所有权就在买方了。买方有完全的权力对他买来的商品作任何处置,可以自己用,也可以转手卖给别人。可以卖整件,也可以拆零了卖。总之,除非有特别的买卖合同另有约定或是法律上另有规定,买方有权自由处置他手中的商品,卖方没有任何权力干涉买方的处置方法。买方将商品转卖给第三者时,也没有必要告诉第三者这个商品的来历,没有必要告诉第三者这个商品里的各个零件是从哪里买来的,更没有必要告诉卖方和第三者,买方在这个交易中是赚了还是赔了,赚了多少钱。卖方和第三者也没有权力知道买方赚了多少钱。第三者只有权力知道他买的东西确实是买方说的东西,比如说各相技术指标符合要求,确实是那个品牌的东西,即买方为他卖的东西负责。卖方一旦将商品卖出之后,所有的有形权利或是无形权利(比如专利权)都被“用尽”,卖方也就没有什么权利可以让买方“侵犯”了。

综上所述,我觉得四川高院的判决是错的。


( 说明:文中的观点或信息与本网站主办单位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