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空间的反共用问题
作者:董颖    本站发布时间:2011-12-4 10:41:58

数字空间的反共用问题

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 董颖

因特网的出现带来了很多新鲜而重要的案例。其中大量的案例来源于网络模型是一个分散的世界,而所有权通常集中于权利所有者这二者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计算机网络由于摒弃了单一的平台,加强了用户之间的相互依赖性,从而带来了数字空间中新的“反共用问题”(anti-commons problem)。该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指在网络环境下,权利共有者因为不能或不易完全达成一致来行使权利,使得所有权利用的成本实际上相应地提高了,这类资源因为不易被利用反而将导致实际的损失。最近引起各方关注的Tasini v.纽约时报NewYork Times Co.案以及因特网标准制订组织IETF所面临的网络技术专利方面的困难都凸显了网络上的这种“反共用问题”,让我们从这两个案例开始,走进对数字空间新的法律问题的探索中吧。

一、 案例研究1:TASINl V.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案
Tasini v.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Co.案 于2001年6月由美国最高法院进行裁决。该案吸引了众多媒体甚至包括制片商Ken Burns等名人的注意,原因在于它提起了保护作者原始版权与国家保存历史纪录两种权利之间的竞争。该案案情较为简单,即一组自由作家状告纽约时报及其他几家著名的出版商将其作品卖给包括NEXIS在内的一些数据库,而数据库将其提供给了公众使用并且收取了不菲的费用。NEXIS是以文本方式包含了历年来报刊资料的数据库,其订阅者可以通过作者、时间等进行资料查询、打印或者下载,其显示的文章会说明其所在的原始出版物、日期、章节、页码、标题、作者,但不包括标题大小及页面位置等版式信息,而且每篇文章都是独立的,即并无到该刊物该期其它文章的链接。原告们认为出版商将其作品转给数据库并且营利使其遭到了版权侵犯,要求出版商在将其拥有的作品转给电子数据库前应当征得他们的同意,并且分享由此产生的利润。
一审地区法院站在出版商的一边。根据1976年版权法案201(c)款,文集编辑者(例如报纸或者杂志)可以对原始文集进行修订(例如报纸的再版),或者出版同一系列的后续版本(例如一部大百科全书的再版) 。法官裁决,由于数据库每天都要保存出版商出版物中的创新部分,因此将这些文章以电子数据库的形式进行再发行,构成上述条款允许的对原始作品的修订,而非不当的修改或者新的独立使用。尽管法庭也承认数据库版本中关于原始作品版式、照片、标题等信息已经丧失,但认为还是可以视作是上述条款中所界定的一种“修订”(revision)。通过忽略报纸与杂志同数据库在格式和表现方面的差异,地方法庭认为将文章授权数据库是一种对原始作品的合法修订,即法庭认定将作品置于数据库的过程是符合版权保护的一种出版行为。这样的判决为出版商避免了必须寻求所有作者同意授权提供数据库服务的麻烦,而且出版商还可以由此获利而不向作者们支付任何费用。尽管地方法庭也意识到了这种不公平,但是他们认为这是技术进步改变了所谓的“修订”权利,而这种电子技术所产生的新现象是在版权法制订时的1976年无法预见的。因此要想获得最终的有效解决,必须诉诸国会立法机关,而法庭是无能为力的。
上诉法院的判决则与地方法院完全相反。其认为,版权法201(c)款并未授权出版商可以将个人的版权作品转而授权数据库使用 。法庭驳回了将文章置于数据库构成所谓的“修订”的观点,认为将包含了巨大数量作品的数据库视为对每件原始出版作品的一种修订是不合理的。法庭认为如果对201(c)款所规定的“修订”的理解包括转置于数据库,那么该条款中的最后一种适用情况“可以用于今后的作品”就没有意义了。因为这样一来可能就会出现某种矛盾的情况,例如出版商尽管不能未经授权销售作者作品的硬拷贝,但是却可以通过销售电子版数据的打印版达到同样的效果。因此上诉法院站在自由作家一边,从而将该案提交了美国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还是将作者的权益放在了首位,目的是为了防止权利的分散 。其认为,此案涉及同一标的上的两种版权:一是作者对其作品的权利,二是出版者对编辑作品的权利。多数意见认为,转置于数据库是将文章进行了解体,而非一种整合式的编纂,因此如果允许出版商对数据库这种媒介上的文章进行控制会“损害作者排他性权利的核心”。版权法案正是补偿作者在权利上的不平等性,保护其版权,避免改编者未经明确同意的不当的“转化权”,以鼓励作品创作。法庭认为只有数据库版构成对原始文集明确的修订才可适用地区法院的司法解释。而对于放人数据库的作品,用户主要是通过类别、关键词进行寻找,而非通过日期、出版信息等直接反映原编辑作品特征的信息加以查询。另外,象NEXIS数据库中还去掉了文章排版、图形以及广告等,损害了原始编辑作品的很多特征。因此法庭认定,一审法院不应当认为仅为原编辑作品加一些标签和代码的数据库版即是对原始作品的一种合法的“再版”修订,因此通过数据库进行进一步的发行侵犯了作者的版权。总之,最高法院的原则是尽量避免将权利分裂,尽量保护作者权利的完整,而不受出版商的进一步的权利限制。一旦排除了出版商的进一步转化出版权,在这些作品上就只有作者的版权存在了。


二、案例研究2:IETF的棘手情况
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 (IETF)是因特网及相关技术事实上的国际标准制订组织。该非营利性的松散组织分成工作组进行工作,某工作组主要集中于某方面的协议或者标准制订,并以RFCs(requests for comments)文档形式出台各种标准,其中包括目前非常重要的Internet Protocol Version 6(IPv6)协议等。该组织的工作对因特网有直接的影响,也为因特网的普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近年来,IETF花在应对专利权方面问题上的时间和精力越来越多。在这方面问题上,该组织的原则是“尽量采用那些非专利技术的优秀技术”,这也使得必须事先考虑标准可能对所涉及技术专利权的违反或者授权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该组织对此的解释为:“IETF的目的是使其制订的标准广为适用。如果涉及专利权的问题,标准的适用将涉及专利权授权问题,从而影响人们采用该标准的兴趣。为此我们采用上述原则尽量选用不涉及专利权的技术来制订标准。”显然,这样的目的并不一定能够达到。比如有时专利出现在标准建立之后,有时某项专利技术非常重要以至于其它非专利技术无法替代,当然也不排除专利权人慷慨地将专利权无偿授予标准采用的情况。因此IETF关于处理专利权问题的方式也比较灵活,规定于其BCP 97 部分。但是这种处理专利问题也变成了个案处理的方式,从而具有相当高的处理成本。另外的问题在于,倡导自己的技术成为标准的成员们通常也希望其专利技术被采纳为标准,这样他们就能借此而大发其财。这一点在IETF的RFC 2026中已经明确地加以了说明和限制。
例如对于IPSec工作组来说,其成员就指出该工作组标准的制订可能会涉及下述专利权:Sun公司的SKIP相关专利可以无偿使用;与NeXT公司相关的专利问题正在交涉之中;IBM对于使用其专利权要求在一个RFC文件中进行特别说明;而UUNET则拥有一项所有网络加密都会涉及到的在美国注册的专利权;Novell拥有Message Authentication Codes技术的Keyed MD5专利权;而Motorola则在某些压缩技术方面控制了专利;还有一些非美国的专利权问题,但是无法得到进一步的信息。所有这些都在IPSec工作组的邮件列表上向大家通知并进行讨论。
IETF通过两种方法处理相关技术的专利权问题:要么同专利权人进行协商,要么尽量避免采用涉及专利权的技术。是IETF的努力才使得因特网普及到今天的程度,而其目前的工作正在受到专利权问题越来越多的困扰,恐怕这里存在某些问题。

三、深入分析
“共用问题” (commons problem)并不新鲜了,它是指所有成员对某资源都拥有非限制性的权利,因此反而不能相互进行很好地合作以对资源加以有效的利用。反过来,“反共用问题”(anti-commons problem)则是指权利的分散,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所有者都拥有对使用资源的否决权,因此反而增加了资源无法获得利用的可能性。所有者之间的竞争使他们都希望获得排他性的权利,因此即使某所有者可以有效利用资源,也可能因为其它所有者的否决而不能实现,因此这种共有的情况损害了所有权的利用。无论是“共用问题”还是“反共用问题”都来源于非对称的操作成本:在共用环境下,使用某资源的权利可能比限制其他所有者使用更为重要;而在反共用环境下,共用的情况缩小了每个共有者的实际所有权;换句话说在两种情况下,共有的权利都造成了某些福利的丧失。

3.1 Tasini案中的反共用问题
Tasini案中“反共用问题”的适用是显然的,每个作者都拥有其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文章的版权,而目前该报几乎没有同每个作者都达成将其转成数字格式的协议的可能。由于数据库可以成为简单方便的信息获取媒介,因此众多作者的这种权利共有情况可能造成对这些文章资源的不能利用。理论上,Tasini案要求出版商对1976年以来所出版的全部作品都加以纪录,并且与各位作者分别协商版权的继续使用。这不但很显然非常费事,而且将导致操作成本的不对称,因为一个数据库的价值就在于其全面和完整,如果作者了解和利用了这一点的话,那么作者可以要求极高的授权费用。对此出版商们作出了迅速的反应,那就是他们威胁将由此被迫在数据库中删除这些作者的所有作品,以避免法律诉讼。而这样一来,相关的CD—ROM以及数字图书馆都会受到同样的影响,如果对这些数字信息都必须加以删除的话,整个国家关于这些出版作品的纪录将不再完整。这就是一个十足的“反共用问题”,因为这样推断下来信息将无法得到合理的应用,甚至将退回到必须到大图书馆里翻阅出版物硬拷贝才能查找信息的地步,而且推广开去不只是报纸杂志,很多媒体和作品都会受到同样的影响。
由于作者们之间无法就最佳的授权价格达成一致,因此对于出版商来说解决此问题将花费巨大的成本,进而可能会导致这些资源无法被利用。一些出版商的法律顾问就向最高法院描述了支持上诉法院判决可能导致的后果:很可能包括象华盛顿邮报、美联社等的23家出版商将不得不删除其在数据库中的信息,这样的话历史学家、学者、出版者以及社会将失去重要的关于国家新闻及杂志所记载历史的空白;一代出版者、学生以及学者们将不得不回到堆满书籍的图书馆去查资料⋯ .包括著名制片商Ken Bums、历史学家Doris Keams Goodwin、David McCullough等名人对此也表示了关注,他们认为图书馆尚需要资金来为这些重要资源建立电子或者硬拷贝版的备份,如果最高法院支持上诉法院裁决的话,很可能来不及实施补救措施,一些重要的资料就将被删除了。这些人认为,应当采取更另外一些更为谨慎的司法补救措施兼顾版权法要求以及保护历史纪录。各方因此都认为最高法院的裁决远未解决问题,反而陷入了“反共用问题”所造成的一个不对称处理成本困境中。

3.2 网络环境下专利技术的反共用问题
网络环境下专利技术的“反共用问题”就更为突出了。正象IETF目前所面临的棘手情况,对同一网络技术如果其所有权太分散就会阻碍该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而且网络越复杂和普遍化,该问题就越为严重。在非网络环境下,即便有“反共用问题”,其严重程度相比网络交错连接的环境来说也相当轻。而在网络环境下,计算机网络的价值随着用户数目的增加呈几何级数升高,这是网络经济特殊的之处,也是互联网的魅力所在。
在互联网的环境下,技术呈现两方面的发展趋势:一方面它削减了对开发环境的所有权,另一方面也提升了其间的相互依赖性。互联网上几乎没有单纯的互联网技术所有者,任何网络技术都多少依赖于其他公用的协议或者可以同其他平台的技术相连。就拿最明显的例子来说吧,对于任何互联网应用技术来说,TCP/IP协议集就都是不可回避的技术。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对于网络的某公用部分有很多相关技术的所有者,而且这些所有者各自特别的权利并不明确的话(例如标准)就会产生“反共用问题”。对于该公用部分上的开发者来说,他们需要与许多技术所有者进行协商,才能开发出不侵犯各方权利的新技术,而这无疑是成本巨大的。因此某新技术的成本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它与多少现有的专利技术相关联。这种效果是一种螺旋上升的情况,即在网络模型下,这样互相依赖的网络技术越多,共享的资源越多,其“反共用问题”就会愈加显著。这点也是近年来所产生的网络相关专利案件的焦点所在,并且威胁到了网络进一步的发展。

四、中国的情况
4.1 专利问题
上述情况也应当引起对我国网络技术相关专利问题的注意。由于专利权其权利范围是知识产权保护中经济问题的界定条件,而且专利权的保护是完全排他的,这是与版权保护所不同的地方。因此针对上述“反共用问题”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确定网络相关技术的专利权保护及其保护范围问题都关系到相关技术的垄断,甚至是否会影响网络技术普遍性的发展。该问题应当构成网络相关专利技术问题的核心。

4.2 合理使用与反共用问题
在反共用问题中,合理使用条款可能提供某种解决方式。即便授权协议可以以零成本获得,版权所有者的策略性行为所带来的福利损失仍旧可以通过合理使用的辩护得到某种补偿。
例如在Tasini案中的版权所有者,如果存在可以替代其作品的其他作品,那么这些所有者就可以从市场的实际情况了解到其授权所应当收取的合理费用;如果其作品是另外一些作品的基础,他们甚至可以由此阻止对这些作品进一步的发行,从而导致社会福利的损失,由于他们相互之间不可能进行协商,这将再次导致“反共用问题”的情况。这样的话判断这些作者的作品是否存在可替代的其他作品就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是合理使用的一种情况。例如在Tasini案中,Jonathan Tasini撰写的是关于劳工争议方面的文章。如果读者想要了解的不过是关于工会的基本情况,那么除了Tasini的文章之外还可以阅读其他人的文章,这样的话Tasini本人对其文章的要价就不能太高,否则NEXIS数据库可以简单地拒绝将其文章收录;而如果Tasini的文章提供了对劳工争议方面问题深入的分析,在这个问题上是不可取代的文章,那么Tasini就可以要价很高。而如果该作品后面还衍生出了其它不可替代的作品,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的“反共用问题”就可能使出版商和版权人双方的福利都遭受损失。
数字空间的“反共用问题”是网络所带来的特殊问题。本文所介绍的两个案例,一是具有重要影响的TASINI V.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案,二是为互联网制订标准的IETF组织所面临的网络专利技术问题,都是该问题的典型体现。通过对网络及其所带来的“反共用问题”的深入分析,我们看到在网络相关技术专利的方面,该问题会直接影响到网络技术的普及和发展,同时在某些场合合理使用原则对于处理该问题是有相当帮助的。

( 说明:文中的观点或信息与本网站主办单位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