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计算机游戏著作权保护的国外案例
作者:董颖 (君合律师事务所)       本站发布时间:2005-11-10 15:04:02

计算机游戏在美国、日本产生和发展,却在中国得到了最大的市场,特别是网络游戏。对计算机游戏的著作权保护,美国、日本也早有司法实践,本文谨就美国和日本的相关案例进行介绍。

一、 美国的案例

除了保护计算机游戏的软件部分外,根据1976年美国《著作权法》第102(a)的规定(Copyright Law of USA, § 102. Subject matter of copyright: In general (a) Copyright protection subsists, in accordance with this title, in original works of authorship fixed in any tangible medium of expression, now known or later developed, from which they can be perceived, reproduced, or otherwise communicated, either directly or with the aid of a machine or device. Works of authorship include the following categories: (6) motion pictures and other audiovisual works),美国在司法实践中还将计算机游戏按照“视听作品”给予著作权保护。因此,美国市场上的计算机游戏开发者也有意识地选择将游戏的视觉与声音部分按照视听作品进行著作权登记,而不是作为计算机程序来保护。在美国,即便两款游戏所采用的计算机程序不同,如程序所产生的游戏是实质相似的,就可能构成著作权侵权。

1. 侵权成立的案例

(1) Stern Electronics, Inc. v. Kaufman案(Stern Electronics Inc. v. Kaufman, 669 F.2d 852, 856 (2d Cir. 1982))

在该案中,原告Stern公司的视频游戏名为“Scramble”,被告游戏名为“Scramble2”,均是关于宇宙飞船的游戏。法庭经比较认为:两款游戏在“玩游戏”(play mode)模式下给人的感受相同,即两个游戏开始后出现的图像和声音序列具有实质相似性;尽管在另一种模式“观赏模式”( attract mode)下的感觉略有不同,但二游戏仍在实质上相似,因此判决侵权成立。

(2) Midway Mfg. Co. v. Dirkschneider案(Midway Mfg. Co. v. Dirkschneider, 543 F.Supp. 466, 480 (D. Neb. 1981))

在该案中,原告Midway公司诉被告游戏 “Galactic Invaders”和“Kamikaze III”对原告游戏“Galaxian”、被告游戏“Mighty Mouth”对原告游戏“Pac-Man”、以及被告游戏“Rally-X”对原告的同名游戏分别构成侵权。法庭经比对认为,被控侵权游戏同原告游戏之间实质上相同;为此,法庭举出一系列令人信服的相同特征,如被告“Galactic Invaders”游戏中的外星人与原告“Galaxian”游戏中的外星人突然降至敌船上时,它们的翅膀向上伸展至一个固定位置的动作特征均相同。

2. Atari公司的案例

(1) Atari, Inc. v. Amusement World, Inc.案(Atari, Inc. v. Amusement World, Inc., 547 F. Supp. 222, 229 (D. Md. 1981))

在该案中,Atari公司诉被告“Meteors”游戏对其 “Asteroids” 游戏构成侵权,这两款均是关于小行星的游戏。
法庭对两游戏表面相似性的分析并不满意,也没有把重点放在双方的行为上,而是列出了两游戏间二十二处相同的设计以及九方面不同之处。法庭在确定原告游戏保护范围的过程中认为,这两款游戏之间的相似之处大部分是“不可避免”的,而不可避免的相似性并不构成侵权,否则就会给予原告对这种思想的垄断。从这个意义上讲,法庭突破了以往的案例,就原告是否对作品“思想”主张了著作权保护进行了调查,并探索用“思想-表达”二分法来分析两游戏是否实质上相似。
法庭认为:“当原告主张其游戏的特定表达具有著作权时,并未排斥他人使用小行星游戏的思想,而只是保护独特的游戏思想表达方式及设计特征,如屏幕上显示的符号标记、这些符号标记在屏幕上移动的方式、以及配合游戏发出的音效等。只要采取不同的表达方法,被告有权使用同样的游戏思想(如小行星),比如采用不同的符号和标记、符号和标记采取不同的移动方式、以及不同的音效等。”法庭进而认为:两游戏之间有大量的相似之处并不意味一定构成侵权,而必须确定这种相似的表达形式是否是任何小行星类游戏所不可避免的游戏的基本思想;由于飞船射击小行星这类游戏不可避免地具有这些类似的表达形式,因此不构成侵权。该案是将“思想-表达”二分法应用于视频游戏的一次尝试。

(2) Atari, Inc. v. North American Philips Consumer Electronics Corp. 案(Atari, Inc. v. North American Philips Consumer Electronics Corp., 672 F.2d 607, 620 (7th Cir.), cert. denied, 459 U.S. 880, 103 S. Ct. 176, 74 L. Ed. 2d 145 (1982))

该案是有关视频游戏著作权保护的重要案例。原告Atari公司的游戏名为“Pac-Man”,被告游戏名为“K.C.Munchkin”,它们均是关于迷宫的游戏。该案一审地区法院判决侵权不成立,但是第七巡回法院在二审中推翻了地区法院的一审判决,认为被告确实侵犯了原告“Pac-Man”游戏的著作权。上诉法院认为:首先,被地区法院采信的“两款游戏显著区别点清单”并不足以使两款游显著的相似性忽略不计;第二,对于相关的无鉴别力的普通观众和游戏玩家来说,视频游戏细节上的微小区别难以引起注意;第三,侵权行为的焦点在于受保护的表达之间的相似性,而不是这两个游戏运作的方式。最后,法庭还注意到,被告“K.C.Munchkin”游戏的开发和发展历史也提供了两游戏之间相似性的进一步证据。
法院在该案中所作出突破还包括:提出了“实质相似加接触”可以证明“复制”的存在,其中“实质相似”的证明应采取“普通观察者测试”的方法,并应着重于游戏整体感觉的比较;至于确定视频游戏受著作权法保护的部分,法庭综合了“抽象法”和“过滤公有领域内容”,发现原告与被告的游戏之间的很多相似特征都不应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另外,上诉法院还以原告与被告游戏中人物角色之间的相似性来认定侵权,并提出当人物角色的设计具体到受著作权法保护的程度时,就应享有著作权。

二、 日本的案例

日本的游戏产业后来居上,伴随着游戏产业的发展,日本的司法实践中也产生了类似的案例。
东京地区法院审理的K.K. Namco v. Suishin Kogyo K.K.( K.K. Namco v. Suishin Kogyo K.K. , Tokyo District Court, 28 September 1984) 一案是日本第一例就视频游戏可否作为“类似电影作品”保护的案例。该案中,被告被指控在咖啡店里放置、经营游戏机,而游戏机上安装了原告"PAC-MAN"游戏的盗版游戏从而构成侵权。原告主张其"PAC-MAN" 游戏属于“类似电影作品”,而被告侵犯了原告放映该作品的权利。结果法院判决被告侵权成立,并认为视频游戏可归属为“类似电影作品”。
“类似电影作品”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往往包括了多种作品。根据日本《著作权法》第16、29条(1986年1月1日颁布、1987年1月1日实施,第16条(电影著作物的著作人)规定“在电影著作物中,除经过改编或复制的小说、脚本、音乐等著作物的著作人外,担任制作、导演、演出、摄影、美工等工作,对电影著作物的整体创作做出了贡献的人,均为电影著作物的著作人。在适用于前条规定时,则不在此限”。第29条(电影著作物著作权的归属 第一款规定“著作人与电影制片人商定,参加该电影著作物的制作时,该电影著作物(不包括适用第15条第一款、第29条第二款或第三款)的著作权归属于该电影制片人”),电影作品的著作权属于创作该整体作品的人,即制片人。但除此之外,电影的剧本、情节场景、音乐等作品的著作权可独立于电影本身受到保护。
日本著名游戏厂商任天堂公司也经历了多起类似诉讼。如2001年5月,任天堂在日本东京地区法院诉Enterbrain Inc.以及Tirnanog Co.所推出的PS游戏《Tear Ring Saga》沿用了任天堂所推出经典游戏《圣火降魔录(Fire Emblem)》的内容,两款游戏过于相似,因而侵犯其游戏的著作权。事实上,相关日本杂志也曾以《Emblem Saga》的名称报道被告的涉案游戏,由此让不少玩家将《Tear Ring Saga》误认为是《圣火降魔录(Fire Emblem)》的续作。对此,任天堂提出了2亿日元的赔偿请求,并要求这两家公司停止继续贩售《Tear Ring Saga》游戏。

以上有关计算机游戏著作权保护的国外案例对我国的相关案例具有一定的借鉴作用。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计算机游戏的多媒体、互动性还在不断增强。同时,随着视频游戏的人物角色刻画变得更加独特和复杂,应给予它们更为有效的保护,从而鼓励具有创造性的游戏能够出现和发展。

( 说明:文中的观点或信息与本网站主办单位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