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的网络化突显行业规范的缺失
作者:邹振东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本站发布时间:2005-6-8 16:46:46

我国的游戏产业从单片机到网络化,虽然发展时间很短,在国际上地位也不高,但游戏用户数量今年却“遭遇”爆炸性增长。根据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有关调查报告, 2003年,我国网络游戏用户达1380万户,比2002年增长63.8%;消费市场规模达13.2亿元,比2002年增长45.8%,同时带动电信服务、IT设备制造等关联行业增长近150亿元。游戏产业向网络游戏方向的升级换代,使整个产业得到高速发展,同时也引发很多单机时代不曾预见的法律问题和社会问题。网络游戏中暴力、色情甚至是精神控制的内容诱使青少年违法犯罪,网络游戏中的赌博现象在考验法律的边界,对运营商服务义务的不同理解甚至演化成游戏商门前静坐示威或玩家与游戏运营商职员的“身体接触”。

上述问题出现有多方面原因,根本原因是网络游戏行业缺乏直接适用的明确的法律规范。现有相关规范内容庞杂,散见于各中法规规章中,也没有考虑到网络游戏的特殊性。另外,业内企业如何适用现有法律框架解决网游新问题,还需要一个认识和摸索的过程。行业规范缺乏表现形式很多,例如网络游戏协议各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不明确,运营企业责任不清晰,游戏玩家的权利义务不明确,缺乏有针对性的责任追究机制和玩家合法权益保护机制。从网络游戏企业方面看,有网络游戏企业的行为不规范服务不到位问题;收费与服务不匹配问题;越权干涉甚至决定本该由玩家决定的事项等履约问题;游戏开发设计缺陷造成的运营质量不稳定问题。从网络游戏玩家方面存在的问题有,把游戏赋予超越满足普通商品消费的特别功能,对游戏运营商有超出商业服务的不合理预期,导致苛求运营商承担一般服务之外的特别保证责任,例如要求运营商对电信线路中断这种第三方风险承担保证责任;另外玩家公会、玩家委员会的成立、组成、运作等缺少监督和制约,导致有的玩家委员会不能真正代表玩家利益,甚至损害了玩家的共同利益,或超越法律许可的范围等。

从上述种种问题我们可以归结为一个根本问题,即 “规范缺失”。这种 “规范缺失”表现为两个方面。一个是整个行业竞争不充分,发展孕育时间有限所必然导致的的产品质量标准(在这里更多的是服务标准)不统一,不清晰,不规范;另一个是游戏作为一个以服务为标的的交易,其合同规范不具体不清晰不规范。后一个问题直接表现为游戏服务合同充斥着大量对玩家不利的“霸王条款”,而很多这类条款又经不住司法实践的检验,实际上对运营企业也没有有效保护。与此同时合同中该有的对玩家的约束条款又没有规定,该做的免责提示没作到。典型的例子是某游戏服务协议中约定“XXX及其授权人拥有YYY游戏的一切所有权及知识产权,包括……玩家的对话和绘图…… ”。

解决 “规范缺失”的问题需要多方努力,目前最现实可行的办法是制订并推广一个反映行业基本服务水平要求的网络游戏服务协议示范文本。推广一部示范性的网络游戏服务协议文本,可以有助于引导规范网络游戏服务活动,维护玩家和网络游戏运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因此在缺乏一部规范完整的行业管理法律法规的情况下(笔者个人认为近期制订完善的行业法规还不成熟),由行业主管部门尽快制订一个网络游戏服务协议示范文本,将有助于解决 “规范缺失”带来的问题。网络游戏服务协议示范文本的产生和发展,对于平衡网络游戏玩家和运营企业的权利义务关系,保护网络游戏消费者权益,提高网络游戏运营水平,维护网络游戏服务关系,促进网络游戏健康发展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制定网络游戏服务协议示范文本是影响行业走向的大事,应该兼顾行业相关各方利益,符合行业发展的内在规律,在尊重行业发展阶段的现状的情况下有前瞻性和引导作用。具体应该注意以下几方面问题。

一是以维护全体玩家合法权益为指针。没有玩家权益的保障,就没有网游也的长期繁荣和可持续发展。为了维护全体玩家的合法权益,网络游戏服务协议示范文本需要对以下事项作出明确规定:网络游戏运营企业服务标准的界定;网络游戏企业管理干涉游戏进程的权限;玩家公会地位、职责及其对行为准则;玩家之间发生的侵权行为的认定和制止机制;玩家投诉途径和争议解决机制等。

二是遵从现实性与前瞻性有机结合的原则。网络游戏服务协议示范文本应该注意以下几点:1)注重保持与法规、政策的连续性和衔接性,对被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制度,如玩家自律、网络游戏运营企业信息保护等制度,予以保留和完善;2)对主管部门加强对玩家公会的指导和监督、网络游戏企业做好游戏接管等,确立有关法律规范。3)贯穿发展的指导思想,设立的玩家公会、特殊义务等制度,符合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符合未来立法趋势。4)与企业自己的协议和未来政府的立法及行业自律条款要对接,以免未来与立法有冲突时,付出更大的成本。

三是坚持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原则。网络游戏服务协议示范文本在坚持制度统一性的前提下,充分考虑各游戏企业、游戏属性的实际情况,对网络游戏服务协议要求等问题仅作出原则性规定,有的规定的具体执行办法,授权有关企业自行制定。  游戏种类不同对应的责任义务也应该有所区别,比如角色扮演类游戏、休闲娱乐性质的游戏和射击性游戏的服务协议也应该有所区别。

四是谨慎处理玩家公会的权利义务。为了保证玩家在网络游戏运营活动中的权利,维护全体玩家的共同利益,网络游戏服务协议示范文本应该专门设置一章,对玩家、玩家公会、玩家委员会的权利义务做相关规定。
五是约定明确可执行的违约责任和争议解决机制。网络游戏企业应当按照服务协议约定提供相应的服务,玩家应当按照服务协议的约定履行交纳服务费用。网络游戏企业和玩家违反服务协议约定的法律责任和后果,应该具体明确约定。同时网络游戏运营服务是一个长期服务,过程中难免遇到小的纠纷。这些纠纷都诉讼或仲裁解决,浪费大量司法资源并且对当时人来讲也耗时耗力,不堪重负。针对网游特点设计一个专家调解和裁决机制将事半功倍。

网络游戏服务协议示范文本不是法律法规,甚至不是行业规章。但如果有关部门推广得力,我们可以预期,这种弹性的法律制度建设,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网络游戏产业“规范缺失”的问题,在保护游戏消费者的同时,会让具有中国特色的网络游戏业少走弯路,健康发展。如何制订一个好的网络游戏服务协议示范文本已成为网络游戏产业发展面临的重要课题。

( 说明:文中的观点或信息与本网站主办单位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