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兔子蹦到北京?
--浅析中国首例请求确认不侵犯商标权案件引发的诉讼程序问题
作者:何放 (罗思国际(英国)有限公司)       本站发布时间:2004-10-28 23:41:56


案情简介:

英国沃恩公司是一家历史非常悠久的英国出版商并是争议商标“兔子小跑”的中国商标权人和彼得兔的原著作权人。已故英国著名童话作家毕翠克丝•波特(Beatrix Potter,以下简称“波特”)在1902年至1913年期间创作了《彼得兔的故事》等一系列童话故事,在欧美国家流传甚广。其中“彼得兔”(Peter Rabbit)是波特发表的第一个故事作品的主角,也是她笔下众多动物中最有名的一个。 “彼得兔”已成为人们对波特本人及其作品的代称和标志,在国外的很多网站和图书都可以查到对波特女士作品的称呼中使用了“彼得兔”;波特创作的穿着蓝色夹克衫的彼得兔形象(其中尤以彼得兔的“右侧面小跑图”“直立图”形象为代表)亦成为波特作品的标志图,甚至于人们将波特居住的英国湖区称为“彼得兔”的家乡。波特女士于1943年去世但该图书的著作权一直归属于波特女士的出版商英国沃恩公司,近一个世纪以来,波特的动物童话故事在欧美国家几乎家喻户晓。根据中国《著作权法》,其创作的童话故事及其插图,自1994年1月1日起进入公有领域。1993年6月,著作权人英国沃恩公司将该系列故事中的十多幅插图(包括“兔子小跑图”)在中国申请商标注册,并于1994年10月得到中国国家工商总局核准。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却于2003年初出版了一套“彼得兔系列”图书并在封面,封底,书脊,页码上都突出使用了“兔子小跑”图形,于是沃恩公司通过其代理人到北京市工商局起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侵犯了它的商标权。北京市工商局受理英国公司投诉后立即查封了图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认为自己使用“兔子小跑图”作为书名和装帧,属于善意的使用,因而并未侵犯沃恩公司的商标权。在工商局尚在进行行政调查的时候,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以英国沃恩公司为被告,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请求确认不侵犯商标权”之诉并希望北京市工商局停止行政调查及避免行政处罚,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6月受理但因英国沃恩公司在中国的诉讼代理人拒绝接收诉讼文书,诉状通过海牙公约的外交渠道经过长达半年的时间送到英国伦敦英国沃恩公司处。英国沃恩公司向北京第一中级法院提起管辖权异议但被法院驳回,沃恩公司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但管辖异议仍被驳回。目前该案已经庭审完毕,处于正在等待判决的阶段。

另一方面,因本案的特殊性,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通过个案批复认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的行为属于商标侵权,北京市工商局因此于2003年8月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已对该行政处罚决定提起行政复议并在复议失败后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行政诉讼早于“请求确认不侵权”的民事程序开庭审理(因为沃恩公司的管辖异议推迟了民事程序的审理),现也处于等待判决的阶段。

管辖权引发的问题及笔者意见:

        该案行政处理,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程序交错,原被告顺序和传统的商标侵权顺序正好颠倒:即“侵权人”是原告而商标权人反而是被告,此案也因此成为我国首例“请求确认不侵犯商标权”案件。该案实体问题已经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其实就诉讼程序而言该案也引发了一系列争议:

1.  一审法院做出的管辖异议裁定将民事诉讼法关于侵权纠纷案件的管辖确定原则扩大至本案 “请求确认不侵犯商标权” 之诉,是否有法律依据?

        有趣的是,本案一审法院并非立即受理了本案而是经过长达10天的研究决定才接受了本起国内“首例”案件(民诉法规定法院应该在7天内决定是否受理),并在之后的管辖异议裁定中将关于侵权纠纷案件的管辖确定原则扩大至本案 “请求确认不侵犯商标权” 之诉并获得北京高院的支持。我国目前民事诉讼法、商标法以及任何有关司法解释中,并无有关商标侵权纠纷中人民法院可以管辖“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的法律规定。有关“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及有关管辖问题,在最高法院有关专利侵权纠纷的答复意见中,就个案作出过答复。但这仅限于专利侵权纠纷,商标权(及版权)侵权纠纷与专利侵权纠纷存在明显区别,把人民法院管辖“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扩展到商标侵权纠纷案件,确实属于本案一审法院的独创。

2.本案由原告所在地法院管辖是否妥当?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提起的系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及《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本案的“确认不侵权之诉”不属于任何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的可由原告所在地法院管辖的情形;并且原被告之间并无任何合同关系约定选择管辖,所以由原告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本案是值得商榷的:总体而言,我国民事诉讼法为防止滥诉而在一般情况下规定“原告就被告”的原则。如果所有请求确认不侵权的案件都可以由原告所在地法院管辖,将导致侵权人滥用诉权并使知识产权权利人不得不去原告(侵权人)所在地应诉。试想如果任由“侵权嫌疑人”先发制人地提起“请求确认不侵犯商标权”诉讼,在实践中会造成法院管辖方面的混乱并影响到知识产权所有人的合法诉权,并可能出现这样的后果:在上海的商标权利人通过在上海的律师向在西藏的“侵权人”发送一封侵权警告函,西藏的“侵权人”就可以上海权利人为被告在西藏当地法院提起“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但如果上海商标权利人选择在可以购买到侵权货品的上海(侵权行为地)提起“侵权之诉”的话,不同地区的法院如何处理管辖权矛盾及执法标准将是日后十分突出的问题。

3. 本案原告在行政机关进行行政处理过程中提起“请求确认不侵犯商标权” 之诉并就同一实体问题向同一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受理是否恰当?

在欧美法域中,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一般针对知识产权所有人屡次不恰当地发侵权警告函而提起,而且此类案件往往是专利案而非商标案件。但在本案立案之前,英国沃恩公司没有向被上诉人发出任何警告函,而是北京市西城区工商局在受理投诉并扣押涉嫌侵权图书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才提起 “请求确认不侵犯商标权” 之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实际上完全可以针对行政强制(扣押)措施以及随后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提起行政复议或诉讼而得到确认是否构成商标侵权的行政或司法救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2003年10月关于审理专利侵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讨论稿第62条的精神,基于相同事实的同一法律关系问题已经由行政部门处理过或者正在处理中,当事人又提起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该文件虽然不是正式生效法律文件,但我们认为具有一般指导意义。在本案中,就相同事实的同一实体法律问题正在被行政部门处理过程中的时候,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却向一审法院提起了 “请求确认不侵权”的诉讼;被上诉人在行政机关已经受理并已采取扣押行政强制措施但尚未作出处罚决定前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不侵权的行为,其目的显然是为影响行政机关的处理决定(如果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对工商局行政决定不服可以通过正常的行政诉讼程序解决)。而目前民事程序和行政程序均被启动来解决同一个实体问题似有浪费国家的司法行政资源之嫌。倘若本案的行政和民事程序不在同一个地区的法院进行,其案件审理结果将更具戏剧性。

( 说明:文中的观点或信息与本网站主办单位无关)